弹指江湖

宿敌》第一章(上):残月—紫禁城外的羌柳之憾

时间:2012-8-5 22:49:43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1006  评论:0
内容摘要:    江湖就像是一部诠释人生观的哲理书,旧人离场,就有新人进场。而这部书有开端,有经过,但没有结局,确切的说是不知道有没有结局。这里有无休止的争夺,也有望穿秋水的等候;这里有行侠仗义的好汉,也有阴险狡诈的小人…也许人生在演绎着太多的关于,注定上演着一桩桩的悲欢离合...
  

  江湖就像是一部诠释人生观的哲理书,旧人离场,就有新人进场。而这部书有开端,有经过,但没有结局,确切的说是不知道有没有结局。这里有无休止的争夺,也有望穿秋水的等候;这里有行侠仗义的好汉,也有阴险狡诈的小人…也许人生在演绎着太多的关于,注定上演着一桩桩的悲欢离合。
  
  明,嘉靖年间;暗,奸臣当道。清风崖顶坐立着一尊石像,足足有十米之高。眼望沧海,背靠长安。石像上雕刻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在悠然自得的轻奏古筝,好一副看破世间万象的释然。连同周围的气息也被带动了起来,显得有了灵性,有了生机。
  
  石像底下对立着两个人,貌似准备进行一场切磋,两人脸色凝重,眼睛不停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眼中的余光也不停的扫过石像,注意着身边的一草一木。眼神中暴露杀机。石像左边的是一位身袭白色薄衫的青年男子,他会剑,他懂剑,不为什么,因为他是残月(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面容苍白无力,神情紧绷。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动,刘海几欲遮住黑色的瞳孔。身形轻佻,手持一把白色的短剑,长衫随风摆动。此时此刻的他像是换上了仙风道骨,气场很飘逸。而与他对望的正是当今武林的头号公敌袁不炜。身形粗犷,全身像是用白布包着,脸庞像是经过了无数个岁月的侵蚀,既宽扁又诸多勾壑。难免不让人生出一种恐惧的感觉,让人惊叹:这不是一张脸,这根本不是一张脸,这是一块板砖。气势咄咄逼人,再配上一把鬼斧神工的斩刀,完全已经是死神来了,刚好路过收割生命。两人就这样一直对望着,谁也未先出声,谁也未先出招。渐渐的月上枝头,皎洁的月光映射着二人的残影。山崖下渐渐的传来沉重而陆续不断的脚步声,伴随着沉重的喘息与呐喊渐近渐清晰。袁不炜终于出声了:你想怎么死?说话间语气顿绰,把死字刻意压低了音调。
  
  残月面容微颤,自想当今武林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而对面的这个人竟然说的这么洒脱,这么豪放,给人一种神秘的压迫感:江湖中人均称你为死神,路过之地无人生还。今日也该把你以前所犯下的大错结清了吧,从此一了百了。
  
  袁不炜仰天长笑,左手按住剑柄。猛然抽出‘瞭望’刀,在空中乱劈几刀,形成强大的剑气飞向残月。空气中夹杂着刺耳的撕裂声仿佛将一个空间撕裂开来了,残月恍惚间发现周围的景象变了。猛然发现这里是紫禁城的宫殿,周围通明的灯笼,朱红的宫墙,林立的建筑。无不演示着这里的奢华程度,回想起当初自己经过的那些贫困的小镇,见过的那些苦命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刚回过神来迎面就是一刀,幸亏残月及时抜剑,顶住了这劈头盖脸的一刀。双方刀来剑去的纠缠了数百个回合,仍未见胜负。月已当空,死神浮向月中。残月紧追上去,短剑直指死神的心脏。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天空惊奇的射下一道紫极光,光环缭绕,包围着死神的四周。亮度足以刺瞎常人的眼睛。残月微颤双眼,径直的前进,直到听见鲜血出槽的声音,才收剑入鞘。残月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挡这把剑,为什么他没有躲这剑气。留下的是短剑的主人无限的疑惑与遐想。
  
  天空顿时破晓,石像还在,沧海还在。唯独少了一个人,唯独羌柳枝上多了一滩血。残月合上双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座神秘的石像,走出了这个离奇的空间。!!
  
  回到坐落在清风山顶的那间小竹居里,浅酣酌饮。不时抬起头来望着师傅的画像,回想起与师傅点点滴滴的学武画面,难免不心酸,不惆怅。
  
  不久,小竹居门外传来嘈杂的叫喊声。有沙哑的,有沉稳的,有柔软的……
  
  残月饮完最后一杯清酒,左手拂袖握住桌面上的短剑,低着头朝人群走去。那般自然,那般洒脱。人堆里一个面色沉稳的老者,迎面上前。其身着紫红色的官袍,佩戴着东厂的乌纱帽。融合着他银白的发丝与其苍白且又奇丑的老脸,使人顿感一丝寒意。可残月并没有感觉到,因为他的心是冷的,他的血也是冷的。
  
  老者唏嘘了一声:呦,你这小鬼竟躲过了一劫了呀,可惜那老鬼就没那么幸运了。好歹也是督主轻自送他一程的。哈哈哈哈……
  
  残月不紧不慢的低下头轻语:袁不炜走了,位置我补上。说完仰天怒吼,周围的气场也随着他的心情起着微妙的变化。
  
  那些身无寸功的人无奈的人群中张望,人群中即使再怎么彷徨无助也没有人会去在意你落魄的神情。小人物的炮灰的生涯逐渐接近尾声,残月拔出短剑快速的穿梭在人群中。每一刀都伴随着一声惨叫一具尸体倒地,场面血腥至极。数分钟后地上已躺着近百具尸体,只剩残月和老者竖着了。
  
  老者绝望的望着残月的背影低声的求饶:别杀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千户参议。
  
  残月没有回头,只见他反手提剑。用力一推,直接插进老者的腹部里。再利用深厚的内力把剑回收手里,头也不回的走下山去。走进恩怨情仇的江湖里,也踏上了宿命的不归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