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江湖

人生若只如初见

时间:2012-8-5 22:49:43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1118  评论:0
内容摘要:  遗憾总是最难割舍的。当昔日的一切都已成为过眼云烟时,还要不甘心的加入种种幻想,徒作挣扎...

  遗憾总是最难割舍的。当昔日的一切都已成为过眼云烟时,还要不甘心的加入种种幻想,徒作挣扎。倔强赢不了命运,幻想也只是徒增伤感。然而,会遗憾,至少证明我们曾经拥有过、美丽过。
  
  十九岁是一个怎样的年龄?那时的小姨不正是此时的我吗?只要稍一用心就可以回想起小姨当年的点点滴滴。
  
  小姨的青春是幸运的,同时也是不幸的。一头清爽的短发把一张瓜子脸衬托得恰到好处,看到剪了短发的冷清秋在燕西的一声呼唤下蓦然回首的一刹那,我竟产生了那就是小姨的故事的恍惚。也就是在这个年龄,小姨遭遇了她的金燕西,极尽奢华的爱一场,然后黯然转身。可那一声经唤早已摄去了小姨的魂魄,爱的繁花落尽,小姨再也醒不过来了。冷清秋至少还有孩子,还有理智,而小姨却输得太彻底,此生注定只有独饮悲情。
  
  小姨的初恋是广东人,在我的印象中,他高高的个子,白皙的皮肤,笑起来的时候一口洁白的牙齿,明亮帅气。本是遥不可及的两个人,在命运的唆使下一见倾心。才二十出头的他被父亲安排到贵州经营煤矿,那个煤矿离我们村子很近,很多人在煤厂工作。村里有一人为了讨好股东之一的他就深谋远虑的把小姨介绍给他认识。两人相视一笑,俨然早已缘定三生。自那以后他就成了外公家的常客。那时我们家很穷,住的是泥胚房,连米都吃不上,实在是窘迫之至。这样的家庭环境不仅没让他对小姨敬而远之,他反而更是加倍的疼爱小姨。他的爱不仅自私的局限于小姨,作为家人的我们也得到了他很好的照顾。一想起那时的自己就觉得惭愧,五岁的我仗着他的温柔善良,老是出言不逊,时常赶他滚回家去,面对我的霸道,他总是笑言化之,全不在意。他用他的宽容与大度成全了一个孩子该有的自私和任性。一直都很想对他说声:谢谢!
  
  他对小姨的好是无可复加的。每次去市里开会,他都会给小姨带回一两件礼物,有时是漂亮的毛衣,有时是新鲜的水果。自从他到我们家之后,我们的生活有趣多了。他不太听得懂贵州话,有时跟人对话都要小姨做翻译。如果碰巧某人说了一件好笑的事,大家都顾着乐去了就没人搭理他,他又急又气憋红了脸,待大家反应过来之后又是一阵好笑。他对外公外婆很尊敬,一口一声“叔叔”“阿姨”叫得很亲热。其实他很想陪他们聊天,彼此增进一下感情,可结果往往是他问东他们答西,双方的表情都很困惑。他们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常常惹得我们捧腹大笑。
  
  几个月之后的一天,外公的父亲仙逝,他积极的帮着料理后事,一天都没有休息。不知是太累了还是生病了,到了晚上,他不停的打哈欠、流鼻涕。样子看起来很疲惫。小姨猜想他肯定感冒了,赶紧去给他找药。他拉住小姨说没事,然后起身去了厕所。好一会儿不见他回来,小姨不放心就出来找他,只见他蹲在厕所的墙角,一手拿着已经点燃的烟盒纸,一手拿着烟猛吸。此情此景,小姨再傻也看懂了,她心如刀绞,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拍掉了他手上的东西,他惊恐的张大了嘴,无言以对。看着他窝囊的样子,小姨泪如雨下。待他缓过神来之后小姨早已不见了踪影。看着泪流满面的小姨,一家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双腿跪在外公外婆的面前,一个劲的道歉,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泣不成声。堂堂七尺男儿,屈膝认错,我从没见过他如此失态的样子。小姨伏被而泣,双手握成拳头狠狠地捶着床板。其实接触久了家人又何尝不清楚他的底细,他的父母为了是让他戒掉毒品才把他送到贵州来的,他们单纯的认为贵州偏远没有贩毒的人。在那个介绍人一再的担保下,大家都天真的以为他戒掉了。不过仔细回过头来想一想,纵使当时大家都知道他没有戒掉毒品,小姨就能不爱了吗?小姨的悲剧早在与他初见时便已注定。
  
  小姨也曾尝试过帮助他戒毒,她拿走了他所有的毒品。我亲眼看见他毒发的样子,打哈欠流鼻涕还算是好的了。最严重的时候是在床上翻跟头,从床头翻到床尾,惨不忍睹。人家都说吸毒的人是魔鬼,不过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见他对小姨发过脾气。最后是外公外婆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叫小姨给了他。小姨不知偷偷掉了多少眼泪,她又何尝不心疼。
  
  记得有一次,他精明的把药藏在烟盒底,成功的地躲过了小姨的搜查。小姨发现之后和他大吵了一架,气急败坏的跑到大姨家去了,说永远不想再见到他。结果他死皮赖脸的追到大姨家楼下,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小姨的乳名。大姨招呼他进去吃饭,小姨也在座,他怯生生的看着小姨,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等待裁决。可是小姨看也不看他一眼,他闷闷不乐的吃着饭。突然一连串响亮的屁打破了沉寂的饭桌,一下子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的身上,紧接着一阵哄然大笑。顿时他就被我们笑红了脸,他茫然不知所措的向小姨求救,问道:“怎么了?”表情看起来无辜极了。自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敢在众人面前放屁了。
  
  一年之后他带上小姨走了,具体说来是逃。他父亲投资的煤厂倒闭了,当地的股东想黑吃他的那份钱。家里人就给他出了主意,让他赶紧走。小姨当然也要跟他一起走。离开的那天,外公陪小姨走在前面,面对哭泣的外婆,小姨连头也不敢回,外公则对外婆破口大骂。他留在后面,拉着外婆的手,掏出自己的手帕为外婆檫眼泪,他跟外婆保证一定会把小姨带回来。那时我就纳闷,为什么同时男人,差别却那么大呢?
  
  刚到广东的小姨有过一段非常幸福的时光,他带着她游山玩水,跟她一起放风筝,处处呵护她,连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嫂子也不敢说小姨半句不是。可是好景不长,当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找到他之后,他就常常不归家了。他的父母亲对小姨很好,他们怕她无聊,就在自家楼下给小姨开了一个小卖部,每天只是坐着收钱就好。然而一个人的日子毕竟难熬,小姨即使想他也不知道要上哪去找他,每次他离开都只有一句话,“老婆,乖,在家等着我回来。”有一次他回来跟父母要钱,小姨死拽着他不让他走,拉扯中他不小心掴了小姨一巴掌,看着小姨微红的脸颊,他心疼的抚摸着连连道歉。可最后他还是跟着朋友走了。后来他的父母劝小姨离开,他们说:“你还年轻,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青春。看他这个人,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我们不想耽搁你,孩子,你走吧。”
  
  这中间他们有过两个孩子,都打掉了。他无法做一个父亲,更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负责。
  
  小姨走的那天,他哭了,哭得一塌糊涂。他死死的拽着小姨的手求她不要走,仿佛当日小姨求他不要走一样。隔着车窗玻璃,他迟迟不肯离去,他一遍又一遍的央求:“老婆,一定要回来,我等你!”那时的小姨也太过天真,以为年轻时爱一个人容易,忘记一个人亦不难。可是她错了,早在初见时,那个人就注定是她一辈子的魂牵梦萦。这是小姨不曾料想到的。又或者,太年轻,所以容易抱有幻想,既是有缘,就不可能就此了断,她是在考验他吗?她用诀别做最后一次筹码,等他为她改变。
  
  小姨回来了,带着满心的创伤。虽然才二十一岁,可是她再也回不到她的少女时代。在当地人眼中,柳已残,花已败,小姨跟离过婚的女人是没什么区别的。当初为爱情奋不顾身,将世俗名分抛置脑外,而今遍体鳞伤,早已物是人非。那段苦闷的日子小姨学会了打麻将,夜夜失眠的她还学会了抽烟。有一次我亲眼看见她拿自己的头不停的往墙上撞,当时只是觉得小姨怕是疯了。日子艰难的挪动着,小姨等来的是
  
  一封又一封满纸泪痕的哭诉信,他只是不停的说爱她,求她回去。他到底不知道小姨要的是什么,又或者他装作不知道。
  
  最后,小姨走向了在麻将桌上认识的姨父,在小姨决定屈服于世俗的那一瞬间,她还是没有等到他的身影。
  
  小姨的人生没有一次婚礼,虽然她前后嫁过两个男人,却没有一次明媒正娶。嫁人之后的小姨并没有过上正常的生活,抽烟、打麻将成了她的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使被丈夫打得头破血流她也还是一副不屑的表情,家人都指责她的不是,父亲偶然看到她抽烟也会嫌恶的走开。小姨有时会跟我说她觉得自己身上的毛病太多,怕是活不长了,所以能活一天就潇洒一天。我呵斥她,她却是凄然一笑。小姨现在的牵挂也只是两个孩子罢了,我常想,如果没有孩子的话,小姨的人生是否会更糟糕,又或许早就没了人生。偶尔她会如梦初醒般的问我又像是自问;“不知道他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