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世俗评说

谁是高手

时间:2013-6-2 9:38:25  作者:王二  来源:99原创散文网  查看:91  评论:0
内容摘要:    阳春三月,天高云淡,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没羞没臊的幸福味道。  黄历上写今日宜出游踏青跑路逃命,忌结伴出游踏青跑路逃命,尤忌三男一女。  三男一女,等于送礼!看起来那样被敌人一锅端的几率就大得多哈!  真巧,我们就是这样的团队,你说要不要命。  跑出长安五百里路云和月了,我们...

  
  阳春三月,天高云淡,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没羞没臊的幸福味道。
  黄历上写今日宜出游踏青跑路逃命,忌结伴出游踏青跑路逃命,尤忌三男一女。
  三男一女,等于送礼!看起来那样被敌人一锅端的几率就大得多哈!
  真巧,我们就是这样的团队,你说要不要命。
  跑出长安五百里路云和月了,我们更加地谨慎,不大意,不麻痹,不自暴自弃。虽然我们是小角色,但是我们懂大道理,那就是——保护当朝宰相任民任大人的千金,任俐佚,没错!朝中的贪官污吏对任民大人恨之入骨,所以决定狭俐佚以令任民,而我们的任务就是:
  保护任民的俐佚!
  官道上熙熙攘攘的,除了人,还是人。哪个是江湖的大佬,哪个是帮派的头领,谁是绿林的好汉,谁是冷酷的杀手?他们很敬业地潜伏在一路上或信心满满或叹息连连的路人甲乙丙丁里。
  分不清呀!
  “你们是谁?”
  任小姐在问,她的样子其实很好看的,虽然一直是冷冰冰的样子,偶尔有时候也会莫名地发笑,我最喜欢看她笑起来的时候鼻子上的皱纹像清风吹皱了一湖春天……
  “我们是谁?我是王二,那是栗白,那是钟食化,我们是任民大人请来保护你的。我们慷慨悲歌,侠肝义胆,我们普通,我们文艺,我们……”
  回答完后我们意犹未尽地补充道:“请问任小姐还有什么问题的?”
  任小姐又坚定地问:“我可以说脏话吗?”
  “不可以!”
  “好吧我没有问题了!”
  忽然觉得,我们三个在自讨没趣!太没趣了!
  我们是师兄弟,但并不代表我们是朋友。
  我们的师父叫唐三长!我是大师兄!
  栗白,掌力雄厚,运气于指能开石碑,哪个地方只要有石头类的文物古董出土,他指定先到,要去开碑,让大唐朝各地旅游部门那个骂呀!这也是他外号“大碑咒”的来历!当然了,我们叫他——不伤手的栗白!
  钟食化,忽然觉得这个名字好讨厌!嘿嘿!貌似高富帅的样子,一天哭穷,老是说因为亏损了银子向任民要求涨钱,这次出来保护任小姐也许就是为了过些日子涨钱做准备吧,否则他会保护任民的俐佚?我不信!不过她的妹妹钟食犹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听说已经许配给法克犹为妻,人家这一代真般配,“钟食化,钟食犹,法克犹”。我邪恶滴笑了,还好他们没看到。
  天色渐暗,打尖外加住店,这么英明的决策,经过了我们三个人的激烈辩论,最后任小姐提出莫要伤了和气,还是用石头剪刀布的法子解决为好。
  最后,赢家是任小姐,你叫我们三个情何以堪?
  子曰: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我认为她不会相信我们可以保护她,同样的,我也不相信。
  小店很不错,
  因为我闻到了香喷喷的卤肉的味道,所以小店很不错,我可没有闲情雅致来研究建筑学。
  但是栗白的眼神里射出来的暖意,绝不是给了卤肉,而是给了老板娘!
  他张开嘴准备很正经地搭讪的时候,老板娘忽然用一种很冷淡又很关切的态度看着这个从远方来的陌生人:“我知道你已经走了很远的路,我看得出你现在一定又累又饥又渴。”栗白还没接话,老板娘又接着说:“你到这里来,是不是想来好好的吃一顿饭。”栗白点头又羞愧地垂下头:“吃饱了我还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
  老板娘静静的看了他半天,才柔柔地说:“你好像已经找到了。”
  我曾趁大家都在吃饭的时候问老板娘:“你似乎很关心那厮?我貌似比他帅呀嘿嘿!”
  老板娘没有解释,笑着的眸子里似有种很遥远的回忆似的,看了栗白一眼,出去了。
  很安静,就像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按照惯例,有人这么想或者这么说的时候,一定会有事情要发生的。
  钟食化已经喝了不少酒,栗白似乎还要多一些,我没有喝酒,因为任小姐不喝,我有着在美女面前装纯情的传统美德!
  喝水,我和任小姐喝茶水!似乎是唇齿留香的那种茶!
  可是漂亮的老板娘忽然急匆匆地跑到栗白的跟前,眼里满是关切地询问:“你这次走了,还会回来吗?”栗白似乎很迟疑但最终很坚定地点点头,老板娘忽然笑了:“这次以后,我不想让你再去流浪了!”
  敢情?难道?原来?我靠!
  俩熟人演戏玩啊?
  似乎屋外有异响,
  熄灯!噤声!
  为什么屋里更亮更闹了?
  不会吧?一支支火箭像不要钱似的咻咻地射进来,这座客栈很像草船的样子吗?
  更可气的是放箭的人连句“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些武器出来投降”的客气话都没有!
  老板娘低低地说:“酒缸下有地道,你们快走!”
  “他们走,我们断后”,栗白用力握着老板娘的手:“从今天起,不分开了!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
  …………
  从地道爬出来,阳光好刺眼,忽然任小姐嗯的一声低吟,急忙转身,就见钟食化低着头眨着眼睛很局促不安地说:“对不起,任小姐,对不起,王二!我没法子,任民不给我涨价,我就只能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伤害任民的俐佚了!”
  一把匕首,在他手上,在她颈上。
  我很认真地对他说:“钱就那么重要吗?就可以吃里扒外卖主求荣吗?”
  他很认真地对我说:“对于我钟食化来说,是的!”
  我很认真地对他说:“如果这件事传出去,还有人用你吗?”
  他很认真地对我说:“即使你不用我钟食化,还是会有很多人用我钟食化;即使私家驾车不用我钟食化,但运货、送菜、拉水、倒炭,谁能不用我钟食化呢?”
  我很认真地对他说:“你就不为别人考虑吗?这样不是很自私吗?”
  他很认真地对我说:“对于我钟食化来说,是的!”
  我很认真地对他说:“如果后面有人拿刀插进你的身体,对于你来说钱还有用吗?”
  他很认真地对我说:“大师兄说的对呀!!!!!!啊!!!!!!”
  看着栗白和老板娘搀扶着站在任小姐的身后,我忽然觉得,他们或许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
  我羡慕地问他:“栗白,老板娘不会叫席洁菁吧?”
  “大师兄说的对呀!”
  我倒!
  “如果你们相爱,那么,留下来!”
  ——这是我这辈子说的最真诚的话!
  于是,我和任小姐孤独上路,她由于连日奔波和惊吓,身上的衣服又脏又湿,夜里晕倒了。
  第二天早晨!响晴薄日!
  她醒了,穿着一身新衣服真好看!
  她问我:“我怎么换了一身衣服?”
  我说:“恭喜!”
  她又问:“谁帮我换的?”
  我说:“我!不过你放心,我从小就是个吃货,所以我闭着眼睛只用两根筷子就能帮你换下外衣和内衣!”
  我补充说:“当然我并没有闭眼!”
  …………
  半年后,在回长安的路上。
  天色渐暗,打尖外加住店,这次我们没有石头剪刀布,回来的路上都是任小姐在做决定。
  同样的,我闻到了卤肉的香味,我这次有了闲情雅致来研究建筑学。
  但是任小姐的眼神里射出来的暖意,绝不是给了卤肉,而是给了老板娘!
  因为老板娘是席洁菁,没错,旁边笑吟吟的掌柜,是不伤手的栗白!
  我高兴地跳了起来!
  “你们还好吗?”
  “很好!”
  “你们也好吗?”
  “很好!”
  我们好饿,所以立刻吵着要吧唧吧唧地连吃带喝。
  栗白席洁菁喝了不少酒,
  我依旧没有喝酒,因为任小姐不喝,我有着在美女面前装纯情的传统美德!
  喝水,我和任小姐喝茶水!似乎还是唇齿留香的那种茶!
  可是!怎么这次的茶香得好怪异呀?
  不好!茶里有迷药!
  我只说了声“你们”就倒下了!
  我依稀记得他们三个笑得很阴险!
  第二天早晨!响晴薄日!
  我醒了,穿着一身新衣服真好看!
  看见旁边一脸正气的任小姐。
  我问她:“我怎么换了一身衣服?”
  她说:“恭喜!”
  我又问:“谁帮我换的?”
  她说:“我!不过你放心,我从小就是个巧手,所以我闭着眼睛只用两根绣花针就能帮你换下外衣和内衣!”
  最后她补充说:“当然我并没有闭眼!”
  …………
  

 



       转载声明:

       尊重写作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并添加出处链接,感谢!

       99原创散文网是一个纯公益的文学网站,我们倾力于打造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温馨家园,我们希望每一篇文字在这里都可以受到重视,我们真挚的愿意和每一位文学爱好者建立纯洁的友谊,我们也渴望每一位加入我们的成员都能够有所进步。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朝着这一目标奋斗,只要您能够支持,我们付出再多的汗水也无所谓。只要在这里能够让您进步,那么我们的存在才真正的具有价值。 99散文网,您网上的精神家园!所有文章归原作者版权所有,如果您转载了,请注明出处,谢谢!

上一篇:俗话说(网上转的)
下一篇: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