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爱情小说

一生戎马,为红颜!

时间:2012-8-6 9:02:02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1110  评论:0
内容摘要:“快滚开,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就你也配喜欢小姐。”只见一座极其繁华的楼阁门前围...

  一生一命,了段爱情,花落情未定!
  
  “快滚开,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就你也配喜欢小姐。”
  
  只见一座极其繁华的楼阁门前围了一群群的人,阁门匾上三个青色的大字“风月阁”凸显出来,没错,这正是风华镇的第一府,大将军韩风的住所,谁都知道大将军的威严是不容侵犯的。但如今却有人打破了这个禁忌。
  
  “这个人是谁啊?竟然敢再大将军的府前闹事!”“这你都不知道啊,这是以前威震四方的木战之子木云啊”“哦,原来是那个被称为废材的人啊。想当年他父亲可是无尽辉煌啊,却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哎!”“是啊,当年的辉煌依旧清晰的印在脑海里。快看韩风出来了!”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缓缓走到门前,但那看似虚弱的身躯下却透漏着不容侵犯的威严。此人正是大将军韩风。
  
  韩风目光浮过众人,最终落在了木云身上。“木云,为何在我府前闹事?”“伯父,我是来找月儿的,可是他们不让我进。”闻言韩风也是没有再问,气氛一下子沉寂了,那若有若无的呼吸都可以听到。过了一会儿,韩风终于打破了沉寂,“你走吧,以后还是少来吧!”“为什么?”木云大喊出来。“我知道你喜欢月儿,可你们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不可能,您也知道我和月儿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是不可能离开对方的。”“现在的你还配不上月儿,至少你没有能力给她幸福,我不希望月儿的幸福毁在你的手里,所以你还是走吧。”“我和月儿可是定过亲的!”“定过亲又如何,那是你父亲在时,我说不行就不行。”“好,很好。月儿是我的,谁都无法抢走。”“呵呵,就你。最好不要做傻事,否则不要怪我不念情,滚!”
  
  望着那盛气凌人的韩风,木云知道今天是很难见到月儿了,但内心又有狂暴的愤怒,不过很快就被平息。被人视为这么多年的废材,处处受人冷眼,被人说闲话。木云已练就了常人所没有的心理抗压能力。如今的他的确是太渺小了,还无力与韩风正面抵抗。没有过多的话语,没有丝毫的停留,转身,落寞离去。
  
  面色愤怒的韩风看着那落寞的背影,没有过多的话语,那最后的一丝背影渐已消失,韩风回过头,面向众人,“都散了吧。”而后众人才消散。
  
  城中的月光洒在地上,静谧的美悄然浮现,可是又有多少人会去欣赏这美妙的夜色?只见一处阁楼窗前站着一位女子,那三千烦恼丝披散而下,如削葱根般的手指托着那精致的下巴,细细的眉,粉红的小嘴微合,如此美人不知又会引起多少纷争,她炯炯有神的眼睛正望着繁星点缀的夜空,那深邃的夜空对她来说好像已经失去了神秘的色彩,眉头微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木云哥哥,不知此刻你又在干什么。月儿好想你!”
  
  。。。。。。
  
  今夜注定有人无眠。在一个破旧的房屋里,一个落寞的少年静静的坐在地上,屋中没有其他多余的设施,但少年却毫不放在心上,望着那皎洁的月光,思绪万千,回想起今天的事情,他怎么也想不到以往对他恩爱有加的伯父会变得这么无情,他想不明白。摇摇头,不去想那没有头绪的事情,现在的他真的很孤单,很无助。忽然间感觉到有家的美好,不知不觉又回想起以前和亲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小少爷,不要跑,小心啊!”“来啊,来啊。看你能不能抓得住我,嘻嘻。”阔大的庭院里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男孩围着假山和花园奔跑着,时不时还向身后望去,一身青色衣服,长长的青色丝带飘动,彰显着华贵,这便是木府的丫鬟,可见木府的地位。
  
  “云儿,快过来,不要再玩了。”远处走来一位少妇身后跟着几位丫鬟,那神情中无不透漏着祥和,“娘,你看,雪儿姐姐都追不上我,呵呵。”“嗯,知道了,我们家云儿最棒了,快休息下,一会儿你爹就该回来了。”
  
  “真的吗?爹爹要回来了。”“当然了,娘亲还会骗你吗。”“哦,哦,爹爹要回来了。”稚嫩的小脸露出欢快的笑脸。望着孩子的笑脸,妇人也留露出笑脸,那一笑倾城倾国,连天地都失去了颜色!
  
  。。。。。。
  
  “将军回府!”高大的骏马上端坐着一位身着铠甲意气风发的将军,此人正是当今镇国大将军木战,身后的木家军同样的豪气冲天,大有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一行人来到府前,驻足,下马。在众人的艳羡与称赞下,木战下了马,刚一下马,便有一道身影飞奔而去,“爹爹,你终于回来了,云儿想死你了!”“哎,来給爹抱抱,看看我家小云子长大没,”“嘿嘿,当然了,爹爹,你看我都已经这么大了。”“嗯,乖儿子。”抱着木云径直走到了那一道脑海中的思念已久的身影边。“回来了。”“嗯,回来了,这几年又让你受苦了。”四目相对,周围的一切仿佛已经不存在,时间好像停住在这一瞬间。
  
  许久,“进去吧,不要再站在门口了。”“嗯,走”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走进那令无数人艳羡的府院——木府。
  
  一家人坐在桌前交谈着,嬉笑着,欢声笑语不断,这才是家啊!一个完整的家啊!
  
  。。。。。。
  
  “皇上有旨,大将军木战明日率军出战边外,”木家大厅前站着一位传旨太监,面前跪着木战及其家眷,“臣接旨,公公啊,边外不是才平定没多久吗?”“是啊,可不知为什么最近又有些燥乱啊。”“哦,原来是这样。”“行了,不说了,大将军还是做好准备吧,尽早出征,我呢,还要回宫,就先走了。”“哦,公公慢走”
  
  “才回来没多久,就又要走了,哎”“没办法啊,黄命不可违啊。”
  
  翌日,木府门前异常壮观,军队有素,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
  
  “这是我为你求的护身符,记得要早去早回,我和云儿会等你回来的。”“嗯,我知道了,相信我,我一定会尽早回来的。”“来,儿子,让爹抱抱,爹不在家时,你一定要听娘亲的话,不要惹她生气,知道吗?”“嗯,我放心,我会听话的,我会照顾好娘亲的。”“哈哈,哈哈,”
  
  。。。。。。
  
  三年后的一天,木府来了两个太监,“夫人,我们是受黄命来告诉你一件事,但在我们说之前请先做好心理准备。”“是不是木战出了什么事?”“夫人。。。。。木将军在边外和敌军交战时殉职了。”寂静,漫天寂静。
  
  终于,夫人承受不住那惊天的打击,倒下了。
  
  “娘,娘,”“快请大夫,快去啊”
  
  “娘,你一定要好起来啊,快点好起来啊。”在木府众人的围观下,一位大夫走向众人,“大夫,夫人怎么样了?”“哎,。。。夫人的情况很不好啊,夫人受了太大的打击,心病难医啊!我只能开些静心药,希望会有好转吧”“谢谢大夫了。”
  
  心病难医,除了心病,再大的病也不算是病。
  
  。。。。。。
  
  几个月后,风华镇举办了一次大的葬礼,大将军木战的妻子在木战死后的几个月后也随之而去。人人都知道,木家的辉煌已经成为历史,木家将要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堕落甚至灭亡!
  
  窗外透进一缕光,却依旧照不亮街角的黑暗,漫长的一夜终究过去。
  
  ·····
  
  这一年,木云20,韩月16,终于到了嫁人的年纪。
  
  韩府大门前的张榜处围了许许多多的人,“原来韩家大小姐要嫁人了”“那又怎么样,又不会是你,没看到必须是将军才达到要求嘛!”
  
  “哎呀,就是啊,大将军的女儿要嫁给一个大将军,可大将军也不是说当就当的啊,”“嗯,就是啊,这不是难为人嘛。”“别说了,韩老爷出来了。”
  
  褪去铠甲的韩风依旧是那么的豪气壮人,走起路来丝毫没有上年纪的模样。
  
  “各位,请安静。想必大家都看过这榜文了,小女月儿今年16,已经快到嫁人的年纪,但为了让小女有一个好的归宿,过上幸福的生活。并且目前国家正处于征兵期间,所以,老夫便决定谁要是能在三年内当上将军,便具有迎娶小女的资格,到时只要双方同意,便可婚配。”
  
  说完,下面便传来一片骚动,虽然将军难当,但若是能娶了韩家大小姐,那以后的仕途可谓一步登天。
  
  在不引人注意的街角站着一位躲躲闪闪的男子,脸上还脏兮兮的,若要仔细看,则会此人发现正是木云。“月儿,你是我的,谁都无法将你从我身边夺走,谁也不能。”
  
  现在当兵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必须先经过严格的训练,否则即使再有人际关系,也无法进入军营,可能也是为了有些人考虑吧。
  
  “现在既然你们加入了军营,将来可能会成为王者,也可能变为废人,甚至死人。但现在不论你们是王族之子,还是寻常百姓,都要经过严厉的训练才能做一名真正的士兵--军人,训练是刻苦的,所以你们要有准备,做好受打击,受虐的准备。告诉我,你们有没有信心战胜困难,成为一名真正地军人?”
  
  “有”
  
  “大声点!”
  
  “有!”
  
  “记住在军队里,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从,记住了吗?”
  
  “记住了”
  
  “好接下来,开始我们的训练,我把它成为‘魔鬼训练’。”
  
  时间的脚步从不停歇,那不存在的遥远,只可能存在于幻想中,现实中只有一瞬,但这一瞬也足以改变生死!
  
  转眼间,军训已经结束,虽然比起开始人少了很多,但留下的的确是精英,是精华。
  
  “现在军训已经结束,但一军不能无主,所以决定在你们之中挑选一位管理你们,所以有谁有意的,可以报名,凭实力和头脑啊。”
  
  “我”···“我”····“我"·····
  
  “经过选拔,决定让木云做这千营长,大家一定要服从指挥,保家卫国!”
  
  ·····
  
  三年了,时间总是没有一丝怜悯,将无数人的岁月年华无情的掠去。
  
  “看,快看,军队回来了,这可是木大副将带的军队啊,”“是啊,木大副将在战场英勇无畏,在短短的三年里就成为了大副将,这次胜仗估计改升为大将军了吧。”“是啊,没想到啊,已经没落的木家又再次崛起了。”
  
  “皇上有旨,木大副将在此次征战中打了胜仗,所以升为大将军。木大将军,恭喜恭喜!”
  
  “公公,客气。”
  
  在这个纷争的年代,没有战争都看似不正常的事,人人都想着霸占领土,扩张领土,只有战争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
  
  “木大将军,最近边境又有些燥乱啊,皇上下令让将军你过几天就出兵,务必要将蛮军消灭。”
  
  “什么?边境吗,当年爹就是在这里战败的,这次也正好可以让我报仇了。”
  
  一行军队在百姓的注视下走到韩府门前,当日被人看不起的废材,如今已没人看不起,有的只是惭愧与崇拜。
  
  “虽然你现在成为了大将军,但是现在还不能让月儿嫁给你,听说过几天又要出征,所以,等你回来再谈你与月儿的事吧。月儿在后院等你,去吧。”
  
  漫园的花中站着一位惊世女子,那绝美的容颜,令花儿都有几分惭愧!
  
  驻足,静待,没有过多的言语。谁都不愿去打破这一刻的宁静,转身,四目相对,那甜美的笑容悄然浮现,天地失色!
  
  “你,终于来了。”一句简单的话语,道出内心最真的情!有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短短的几字,便足以折射出内心的真情。
  
  “嗯。你,还好吧?”
  
  “嗯,听说你又要出战了。”
  
  “是的,这次是边境。”
  
  “我爹爹说边境的蛮军骁勇善战,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啊。”
  
  “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我还要娶你呢!”
  
  “你说什么呢!"
  
  “我说的是实话啊,你忘了,我们小时候的快乐时光吗?”
  
  “当然了”
  
  又是沉默,两人脸上洋溢着幸福。
  
  “月儿,等我,等我回来。”
  
  “嗯”
  
  明天就要出战了,今晚的夜色依旧是那么美!
  
  月色下一位少年站立,望着那深邃的夜空,内心平静如水。那高阁中绝美的女子亦是如此,月见证这一瞬。
  
  “想我从军至今,参与无数次沙场战争,我本不欲天下人为敌,但为了月儿,也只能如此了,只是希望这无际的战争可以尽快结束。”
  
  世事如浮云,我浪迹边境。
  
  屠戮苍生非我意,
  
  奈何君要阻我道。
  
  我自沉吟向天傲,
  
  王者归来浪枭雄。
  
  ······
  
  “你们知道不,木大将军木云在边境之战中牺牲了,全军覆没。”“是啊,这么年轻的大将军就这么死了,哎,真是可惜啊。”“这还不算什么,那韩家大小姐本来可能就嫁给他了,可是现在怎么办啊,他们可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啊。”“是啊”
  
  木府中,拥有绝美笑容的大小姐一脸愁容,心中的伤又怎么补救呢。“月儿啊,不要再伤心了,爹,知道。你深爱着木云,可如今·····哎”
  
  当初的三年之约成就了一代大将军,但也给所有人心中留下了最深的伤。
  
  如今,又过去了两年,当初的青梅竹马,当初的金童玉女,又有多少人能牢记呢。回忆终究是回忆,是无法改变的过去。
  
  今天风月镇被欢快所包围,人人脸上留漏着快乐。今天正是韩家大小姐出嫁的日子,没有人记得当初的木云,有的只是对这对新人的祝福。
  
  “今天是小女出嫁的日子,多谢各位前来,在此,韩某先敬各位一杯。”
  
  “下面就拜堂吧。”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慢着··”
  
  “谁啊,不知道这是谁的婚礼吗,胆子不小啊,敢在这里闹事!"
  
  正当众人迷惑时,只见一位头盖蓬盖的男子走向正中的台子,可能众人已经不记得,但这埋藏心底声音,又怎会不记得呢。
  
  穿着格外华丽的新娘却已经满面泪水,那内心的渴望终于回来了。
  
  无视众人的赤言,这一刻,他眼中只有她--他内心的可人--永远的挚爱。
  
  “月儿,我······回来了”
  
  “他是木云,他是木云!”“木云不是死了吗?“是啊,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敢扰乱我的婚礼,我就让你死!”台子上全身红装的新郎发怒了,他不容许别人挑战他的尊严。
  
  “就你,也配!想我木云从家境高贵变为人人唾弃的废材,从一位千夫长变为大将军,驰骋战场无数次,杀敌无数。都未曾怕过谁,就你,还不够资格。”
  
  “自视高傲,连蛮军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资本大放厥词。”
  
  “两年前,在于蛮军交战中被敌军偷袭,导致我全军覆没。身受重伤,恰好被一位好心人所救,半年前才慢慢康复,我所受的苦累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月儿,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我说过,月儿是我的,谁都无法抢走。”
  
  “可惜啊,月儿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哈哈。”
  
  “月儿,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云大哥,虽然月儿没说出来,但月儿的心中只有你一个,永远都是,我本打算答应爹的要求,和宋青结婚,在新婚之夜月儿就会去陪你的,现在,你来了,又一次出现在我的世界,不管他人如何反对,如何不满,月儿都要与你在一起,直到永远。”
  
  “月儿,难道我配不上你吗,我有哪里配不上你的,我也是大将军啊,我对你的痴心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宋大哥,你对月儿的好,月儿知道,但月儿的心中只有云大哥一个,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看,所以,宋大哥,对不起!”
  
  “好,很好。····木云,你不是很厉害吗,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挑战我尊严的后果,我要让你死!”
  
  说完,整个人像疯了一般,向木云冲去。
  
  “你很强,但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说完,木云没有丝毫的退让,向宋青冲去。
  
  ·····
  
  “你输了!”没想到,一位大将军在木云的手中过不了几个回合,就败了。
  
  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缓缓走上台子,拉起月儿的手。
  
  幸福···终于···降临!
  
  


上一篇:老六和东梅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