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爱情故事

爱情樗

时间:2013-2-28 20:29:05  作者:  来源:99散文网  查看:80  评论:0
内容摘要:爱情樗 侯耐根          这一对夫妻树之间的爱是有始无终一以贯之绵绵无绝期的,它们之间对爱的感觉也就有始无终地保持着如人类的第一次接触异性时的新鲜和神秘,拥有永久恒常的激情。这是它们的责任心使...

爱情
侯耐根

 

爱情樗

 

       这一对夫妻树之间的爱是有始无终一以贯之绵绵无绝期的,它们之间对爱的感觉也就有始无终地保持着如人类的第一次接触异性时的新鲜和神秘,拥有永久恒常的激情。这是它们的责任心使然,也是扯不断的爱的韧性和爱的向心力使然,是天长地久牢不可破的。

       不知道是无用的我在冥冥之中趋附无用的它们,还是无用的它们在冥冥之中呼唤着无用的我,铁定的事实是,我们聚在一起了,这是在向这个纷纷扰扰光怪陆离的花花世界昭示着什么吗?
       长在县教师进修学校大教室前的那两棵臭椿树,甚得我的欢心。
       臭椿树在诸树种中不被人宠幸,是不入时人眼的闲棋冷子,然则唯其闲,唯其冷,它才活得轻松,活得自在,活得逍遥,因而也就活得潇洒。它是树族中的小人物,但绝不是小人。它有自己的活法,不取悦于人,不期冀于人,不依附于人,不仰息于人,笑骂从汝,不以物喜而喜,不以人悲而悲。处事有心无心,接物不即不离,随缘从俗,坦坦荡荡,了无纠葛。它的活法很君子,一点也不戚戚。它们并不富有,因为无论对大自然还是人类,都无所索取。它们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上,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安贫乐道,活得滋润。 可不知怎么回事,两棵臭椿树,竟然长在清徐县教师进修学校这块斯文地,是它选择了进修校,还是进修校选择了它?想必是后者,想必在进修校迁址于此前,它们就早已成树了。要知道,此处曾是闲置多年杂草灌木丛生六畜遗矢浪犬活跃其间蚊蝇鼠类歌唱的废地啊。那个时候,自然不会有人留意它们的存在,不会有人关心它们的成长。它们现在,是否也还乐淘淘而欢呼“得其所哉”?
       我惊异于大自然的创造,更惊异于造物主的有情且通人性,竟至于成人之美。生长在进修校院里的这两棵臭椿树居然是夫妻俩,它们的结合,可真所谓货真价实不打折扣的“臭味相投”了。究其实,是志趣相投,称得上是天设地造,是上下两间情痴一对。其中一树为妻,腰身较细,我们管这叫苗条吧,开花,呈白色,大小模样有似杏花,花后结实,状如毛豆角,只是扁平秕陋,然而特别丰饶,团团簇簇,累累串串;另一树粗壮些,显得伟岸,做丈夫的嘛!它只有枝叶,而无花实。
       这两棵树并肩而生,比翼而长,想必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吧。有三层楼那么高,虽非兀立云端,但足可低眉俯视苍生,阅尽众生相,窥探他们的灵魂。两树相距不盈三尺,只要站在稍微有点距离处去观望,它们便是一体的。有意无意间的抬头仰望令我怦然心动惊叹不已:它们俩竟然齐眉等高,就算是细看详察,也难辨孰高孰低。这才是真正的君子夫妻,更是恩爱夫妻。
       它们俩凌厉昂扬奋然向上,相互之间不卑不亢,相荡相激,没有压抑感。“夫贵妻荣”用在它们身上是不合适的。它们互相“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各自都有独立人格的自尊,也有精神上的互相依托,都有各自的追求,相对有自由的空间,“我”是“我”自己的,“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它们执手相看,互为己悦,你有你的阴柔姿,我有我的阳刚态。它们爱得轰轰烈烈,无法无天,声色毕露,爱得天地颠倒,世界隐去。它们一边咀嚼人生况味,一边享受爱情甜蜜,心心相印,息息相关,解语知心,相濡以沫,在那坎坷艰难漫长的迢迢寻梦路上,它们牵手同行,互珍互爱,相扶相持。无论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它们都由一方扑向对方,为亲爱的遮挡狂风的肆虐侵凌。
       它们双方的灵魂也在对话,是心有灵犀的言语。它们也眉目传情,以目语互致问候,表答对对方的感激鼓励支持赏识祝福关切信任眷念爱恋。有时,它们也像热恋中的年轻人一样,说着说不完的废话。人类中谁也听不懂,又谁都能看懂。德国诗人海涅在《星星们动也不动》一诗中有这样两句:“供我使用的语法,是我爱人的面庞。”
       想必,它们在地下有了生命的萌芽时,随即也就有了爱情的萌芽,它们的爱是与生俱来的。这一对夫妻树之间的爱绝非一时颠狂,一时冲动,它们的尽情倾心是有始无终一以贯之绵绵无绝期的,它们之间对爱的感觉也就有始无终地保持着如人类的第一次接触异性时的新鲜和神秘,拥有永久恒常的激情,不会因岁月的移易而磨钝而弱化,不会因司空见惯而产生爱的疲劳,不会因长相厮守而蕃滋审美厌倦。这是它们的责任心使然,也是扯不断的爱的韧性和爱的向心力使然,伴随世人的势利眼和歧视建立起来的爱是纯洁得纤尘不染的,是天长地久牢不可破的。
       至于樗之“不材”,倒也是好事,因其“匠者不顾”,可落个“终其天年”。这两颗臭椿树是值得我对它们行注目礼的,它们身上有的是足以让人心悦诚服的神气。我仰望它们,我吞咽着它们的巍巍然大气,我的视野境界也得到了升华;我凝视它们, 我吸纳着它们的浩浩然正气,我的尚义胆魄也得到了增强。

 

 



       转载声明:

       尊重写作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并添加出处链接,感谢!

       99原创散文网是一个纯公益的文学网站,我们倾力于打造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温馨家园,我们希望每一篇文字在这里都可以受到重视,我们真挚的愿意和每一位文学爱好者建立纯洁的友谊,我们也渴望每一位加入我们的成员都能够有所进步。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朝着这一目标奋斗,只要您能够支持,我们付出再多的汗水也无所谓。只要在这里能够让您进步,那么我们的存在才真正的具有价值。 99散文网,您网上的精神家园!所有文章归原作者版权所有,如果您转载了,请注明出处,谢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的整颗心,都在指尖触及的冰凉里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